麻豆传媒博客

那一日,明王判佛而出

同一日,血海滔滔,有滔天魔气冲天而起。

那是黑色的洪流,仿佛宇宙的黑暗纪元衍生出的死寂物质。

一股无穷尽的死寂和空洞在那洪流之中涌现,透过洪流仿佛可以看到无数死亡的宇宙在浮沉。

黑色洪流横击九天,将一张遮天巨掌击碎。

轰隆一声!

光明与黑暗发生了争锋,可以看到物质和能量正在出现湮灭状。

留好像物质和反物质撞击在一起,形成了最常态的抵消失现象。

“谁敢阻我?!”

冥冥之中传来一声大喝。

此声传导于一切的波动之中,沿着粒子共振席卷进黑暗洪流。

而后,一道人影从黑暗洪流之中站了出来。

美女树荫乘凉美艳清纯图片

那是一尊魔,一尊无比纯粹的魔,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魔意。

纵然是什么都不懂的凡人,看他一眼就会有一个‘魔’字脱口而出。

“多谢前辈,晚辈日后定有厚报!”

大始明王见状,顿时化作一道金色的闪电远遁而去,同时留下了一道蕴含感谢话语的声音。

“不客气,本王不需要你的厚报,来当我的魔徒就好!”

然而,那一尊魔却并没有打算放过大始明王的意思。

他出手阻止佛门的大明王菩萨自然不是闲的没事干。

只见,魔伸手在身前张开五指,掌心中有黑色的囚笼浮现。

而大始明王,竟不知何时坠落在了囚笼中。

他明明已经遁出了数万多元宇宙的距离,却在转瞬被抓。

而此时,穹天之上有光芒凝聚,化作一人形。

那光人看了一眼‘魔’,便化作无形,消散于虚空之中。

“无限接近鸿元,可到底不是鸿元,所以也只能在本王面前做一个能屈能伸的道友……”

魔咧嘴一笑,捏着大始明王卷入黑暗洪流之中。

紧接着,黑暗洪流便倒卷下去,如天瀑坠落一般扎进血海。

灵山

李纯阳心念一动,睁开双眼喃喃道:

“魔道主的分身……”

随后,他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奇异的笑容。

他没有在算计谁,只是想看一些血海中人才能常见的东西。

不管魔道主事后有没有发觉都没关系。

因为,他的大始明王已经堕落成血海魔王了。

只要能看到他想看的东西,纵然大始魔王被湮灭了也值得。

而此刻,在李纯阳的道果之中,太始七印中生出了一个新印。

此印无形无相,没有质量和数量,仿佛存在于有和无之间。

但是,印的诞生却是真实的。

而此印生成后,太始七印竟自主的俯首称臣。

始龙印,天帝印,圣王印,佛陀印,时空印,万象印,太一印,此太始七印乃是李纯阳的智慧之精华,亦是大道法则的精华。

祂囊括了太多的奥秘,蕴藏着近乎无穷尽的法理。

纵然是一印为外人所得,也能凭借此印踏入大纯粹之境。

因为,一印中之法则奥义,皆乃是现成的大纯粹之法理。

可是,太始七印却在此刻向一枚新诞生的法印雏形朝拜。

那种万道朝宗的感觉,好似大道亲临一般,有一道压万道之势。

“太始大道印的雏形终于诞生了,我也终于触及到了鸿元境的壁垒,成道日将近,成道劫将近……”

李纯阳从外表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变化。

可是,在粒子层面,他却发生了最本质的升华和蜕变。

太始大道印的衍生,让他的一切都得到了道理上的大飞跃。

曾经他无限接近鸿元境。

可是在此刻,他已经触及到了鸿元境的壁垒。

甚至,只要他想,他立即就是鸿元境!

只不过,李纯阳并没有着急跨入那个层次。

因为,他本人就是混沌海中的最大秘密。

一旦他跨入鸿元境,这个秘密就会彻底暴露在所有人眼中。

而他的道理还没有构筑完成,所以这一步还不能走。

他要编织出最完美的道理,他要让自己的太始大道成就极巅境。

届时,他道成时,才能持之以横行混沌,无所顾忌,无人能挡!

嗡!

突然间,李纯阳所在的时空间出现了一缕道的波动。

那种波动很特殊,无视了一切的阻碍,直接降临在他头顶。

“咦,我似乎成了一个人的成道劫……”

李纯阳愣了一下。

随后在下一瞬,他推演到了成道劫的劫主。

那一刻,他看到了一头挥舞着光明与黑暗的大鹏鸟。

那是一头传说中的生物,亦是一位鼎鼎有名的存在。

“金翅大鹏鸟?孔宣的弟弟,他要成道于光暗,可成道劫为何是……”

“我似乎想起来了,世间一切皆有定律,因为我们在冥冥之中早就设定了法则,时空、五行、阴阳,是吾等先天五太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管谁要证道,都离不开我……”

“我不再尚且还好,我在,成道劫必然是我……”

李纯阳,不,应该是太始道人的心海中生出了一些信息。

那是被隐藏的信息,藏在了最不起眼的角落。

而在今日,混沌法则的启动激发了那一道信息,让太始道人获得了在最初时间点的某一段记忆。

在他们崛起的时代,一些法则至关重要。

时空、阴阳五行,不可或缺,甚至不能缺少。

“光暗与阴阳有关,所以此道亦该归我所有……”

“那么,太上界的那位,你的道也应该是我的……”

“还有孔宣,五行之主,想来我的成道劫就是你了……”

李纯阳在此刻想到了一切,他也推演到了一切的进程。

于是,他化作一道灿烂的飞虹遁入虚空之中。

“杀!”

迎面,金翅大鹏鸟袭来,双翼在振动间席卷光明和黑暗。

孔宣为他寻来了光暗法则,让他得以有了成道的机会。

他等这个机会等了一个***,实在是不想等了。

所以,纵然成道不是阴阳,光暗法则却也足够了。

他乃是金翅大鹏,天生背负阴阳而生,成道与光暗,也是合该。

所以,纵然他的成道劫是传闻中无限接近鸿元境的李纯阳,他也没有任何的退意,反而直接杀来。

他想要成道鸿元境!

他想要踏入巨头序列!

他已经不能再等了,因为他等的时间已经够久的了!

“谁也不能阻止我!”

金翅大鹏鸟没有去想为何他的成道劫会是李纯阳,而是直接一往无前的杀来,要进行决一死战。

于是,虚空之中便有惊天的一幕浮现。

光明与黑暗宛如瀚海倒卷,囊括无尽视野而来。

一时间,世间苍生惊恐万分。

他们感受到了无上的恐怖,那是极尽之巅的压迫。

仿佛,有盖压天际的生灵坠落,其翼能承载诸天,亦能崩塌无尽大地和苍茫九海。

轰隆隆……

震天动地的巨响在爆发,金翅大鹏无所顾忌的释放天威。

他已然立身于鸿元境的边缘,正在一步一步的向前踏入。

积累了无尽的时间,他的高度甚至不弱于李纯阳。

无尽虚空之中,李纯阳凭空而立,周身三尺散发神圣光辉。

那一瞬,他接受了自己的安排,也接受了金翅大鹏的挑战。

所以,他要出手镇杀对方,将光暗法则躲开,化作他的第八印。

“且看你本事如何,能与我战几合……”

李纯阳一步跨入,已然逼近了金翅大鹏。

迎面,光明与黑暗交织成戟,那是金翅大鹏的兵器。

自从阴阳二气瓶被那头猴子弄坏后,他就炼制了此宝。

一个***的蕴养和锤炼,饱饮十万大罗血,此戟之威能已然达到了一个极其凶悍的地步。

此刻,戟凝结光明与黑暗于一体,诞生了大终极之法理,更让戟的威能拔升到了一个可怕之境。

“天帝印,剑来!”

同一时刻,李纯阳捏天帝印,化太始炉成天帝剑。

而后,一剑出,简简单单的横劈,撞于光暗戟上。

咚!

那一刻,嘹亮的金属碰撞之声响起,回荡至诸天万界之外。

恐怖的能量也在那一瞬间迸发,化作十亿轮光环绽放,犹如亿万颗大日在其中炸开,搅弄万象。

“鼎鼎大名,却也不过如此!”

金翅大鹏鸟化作人形,手持大戟,大笑一声道。

二人一击未分胜负,却在一瞬间看到了对方的道理。

李纯阳看到了光暗的法则,金翅大鹏鸟看到了天帝印的奥义。

于是,金翅大鹏鸟发觉对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和恐怖。

对方的法则奥义也没有超越他的光暗法则。

甚至,二者之间的距离也就在咫尺之间罢了。

锵~~

李纯阳抽剑回转,以再寻常不过的姿态反手横压。

他没有说话,似乎是懒得说话,只是在一剑接一剑的斩过去。

轰!!轰!!轰……

金翅大鹏鸟不断回击,大戟与帝剑碰撞,迸溅出一捧捧堪比大日的火星四散出去,砸穿了一重重虚空世界和浩渺星河。

那一日,天地坠落,恒星如暴雨一般洒落人间。

有的坠落在四海,有的洒落在神山圣地之上,崩碎了万物。

这般大罗极尽的战斗太过于恐怖,纵然是一点余波都能毁天灭地,让无数世界和宇宙遭受牵连。

“倒是专心,只可惜我今日非杀你不可!”

金翅大鹏鸟也开始专心对战。

他心头火热的同时,也有杀意在涌现。

他必须要将对方斩杀在他的大戟之下。

届时,他会为对方埋骨,以示尊敬。

他之一生,杀戮无数!

不论是凡人还是仙神,亦或是至高的大罗境强者。

死在他手中的生命数之不清,最起码也得以兆的十亿次方来当成计算单位,否则根本算不清。

活的太久,所以杀的生命也就多了起来。

更何况,他天生凶性难隐,一日就要生吞人间百城之民。

诸天万界他都食过,有人甚至尊称他为宇宙吞噬者。

只不过,这种尊称对于金翅大鹏鸟来说就像是一种贬低。

于是,他又吞了那个宇宙,将所有的文明消化在肚子里。

直到有一天,他跨入到了大罗境的大纯粹之境。

那一刻,他看透了自己,也看透了一切。

于是,他的凶性也就消失了,转而化作一位大鹏道人。

但是,他的战力并没有因此而减弱,反而大大增强了一个层级。

“光暗轮转,无生无极!”

无尽虚空之上,金翅大鹏鸟挥舞大戟,祭出了终极法。

那是凝结光暗于终极一体的轮回术,仿佛印证了世间一切宇宙的起点和终点,代表了无上奥义。

所以,这一击的威能和伟力也就无上恐怖。

锵!

迎面,天帝剑袭来,凝聚了李纯阳的终极真力和天帝法理。

这一剑,同样蕴含着无上恐怖的威能和伟力。

轰!

终极,兵戈碰撞,引发了一切粒子的最终极高速运动。

顷刻间,可以穿透诸天万界的火光爆发。

那一抹火光好生炽烈,简直可以融化三千多元宇宙。

可在那火光之中,好似金属材质的天帝剑和光暗戟却依旧针锋相对,互相传递着无穷尽的伟力。

随后,二人抽兵刃再度激战,化作灿烂的飞虹,又化身物质洪流,席卷无尽虚空,横击混沌外。

他们打过了诸天万界,于混沌海之中大战。

这一战,贯穿了不知多少多元宇宙和苍茫大界。

他们的威能好似天威,一丝一缕都能粉碎星海。

他们的兵器在碰撞,一瞬间已然撞击亿万次,甚至根本数不清。

远方,成道劫的辐射波能外,孔宣道人在混沌海之中漫步而来。

他在观看金翅大鹏的成道劫。

但是,他的心中已经发出了一声叹息。

因为,他已经提前看到了最终的结果。

“该结束了……”

突然,激战中的李纯阳骤然开口说了一声。

“哼,的确该结束了,因为我已经看透了你的法!”

金翅大鹏冷哼一声,开口道。

他已经看透了天帝印的法则,也看到了天帝剑的法理。

甚至,他的心中已然凝聚出了一把天帝剑。

“我也一样,你的光暗法则,在我这里了……”

然而,李纯阳却散去了天帝印,转而再捏出一印。

嗡!

刹那间,光暗流转,瞬间成图,宛如阴阳对立,好似太极印。

“此乃,吾之第八印,光暗印!”

光暗法则流转成印,于太始大道之中熠熠生辉。

一瞬间,金翅大鹏发出一声怒吼,倾尽全力的持戟杀来!

砰!

然而下一瞬,一枚白皙的拳印却在那短暂的一个生灭间打崩了他的光暗戟,一拳砸透了他的胸膛……